19人一年救治过500只动物:台湾「野生动物急救站」甘苦谁人

(中央社)
「野生动物急救站」19名人力,每年治疗500到600多只受伤野生动物,收容超过2,000只,工作还有动物复健、收容、餵养、生命教育等,并执行多项研究计画,任务繁重需高度热忱与兴趣。

行政院农业委员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动物急救站位于南投县集集镇,与台北市立动物园、国立中兴大学兽医教学医院、国立成功大学海洋生物及鲸豚研究中心、国立屏东科技大学保育类野生动物收容中心、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是受林务局委託的六大野生动物收容中心与急救站,协助处理保育类野生动物救伤医疗与收容工作。

特生中心野生动物急救站目前有19名人力,救伤、复健、收容、研究、生命教育都是工作业务。野生动物急救站兽医师詹芳泽表示,目前业务量很重,除许多研究计画,还有照养2,000多只动物,以及救伤医疗,受伤动物送来时间不固定,「来了就开始忙起来」,没有很多喘息时间。

冬季非野生动物繁殖季节,动物活动少,相对受伤机率少,此时急救站人员压力稍减,不过冬季仍有迁移性野生动物,如黑面琵鹭误食中毒;动物照养及复健、研究计画等,则是全年无休。

急救站曾公开徵求野生动物兽医师,应徵条件之一是「适应远离城市尘嚣的乡村生活」,不难窥见急救站所在地理环境,此外,还有对野生动物医疗极富热忱和兴趣、可忍受野生动物排泄髒污、配合例假日轮班值勤,起薪约3万多(新台币,下同)元。

在急救站工作20年、救治动物不计其数的詹芳泽指出,

特生中心是拥有专业研究人员的机构,在野生动物议题上,会关注更深层面,詹芳泽说,例如动物居住环境、受伤或生病原因、疾病、族群数量,使延伸价值更丰富,累积越多数据及资料,更能了解族群变化状况、保育该做到什幺程度等。

关于野生动物救伤,詹芳泽说,野生动物救援是人类社会对相对弱势的补偿,包括猫狗救援也是类似概念,不过野生动物又更弱势、关注的人比猫狗更少,只有特定群众关注。

动物界的「大医院」,配置、作法都比照人类医治

「野生动物急救站」是国内治疗与收容受伤野生动物重镇之一,民国82年12月22日成立,是当时全国第一个受伤生病野生动物庇护所,动物经检伤、仪器检查、手术治疗,送进病房休养及野放训练笼复健,最后野放,可说是动物界的大医院。

实地走访急救站,内部规划动物诊疗室、X光室、检验室、外科室、食物调理室、野生动物病房,配置如同一般医治人类的医院,只不过受治疗对象为鸟禽、爬虫类、哺乳类等野生动物,操刀则是专业兽医师。

受伤动物送到急救站时,野生动物急救纪录表记载动物种别、性别、年龄、体重、发现时间、发现情形、来源、发现地、环境叙述、初诊症状、伤病分类、处理结果等资讯,不仅是救治纪录,长期且大量累积的资料也可供研究某动物族群分布区域。

野生动物急救站兽医师詹芳泽表示,从各地送来的受伤野生动物每年约500到600多只,约35%到40%治癒后可野放,逾40%收治受伤动物会死亡,死亡包括重病进来,后续做人道处理,有些动物需要较久医疗时间,以及约10%受伤动物治癒后收容。

急救站照顾及治疗的动物种类非常多样,有哺乳动物、鸟类、爬虫动物,詹芳泽指出,处理状况相对较複杂,人类医学编制及设备都很丰沛,相对动物较缺乏,因此大部分兽医师都要经过训练,慢慢累积经验。

随着都市开发,人类与野生动物生活区域交叠,动物受伤情形增加,野生动物急救站今年将搬到新的基地,约2,700平方公尺,加上动物调养、复健及收容笼舍,总面积2公顷,以未来20、30年需求为规划,两层楼建筑除野生动物救伤医疗、复健、研究业务,也规划生命教育空间,可供学生参访。

不只救伤,还要做教育

除了被动救伤任务,急救站人员也将触角延伸到「教育」端,透过团体预约来访或到校宣导,往下扎根保育观念,但急救站内属专业救伤及研究空间,不开放参观,另外也积极透过脸书分享救治案例、动物大使宣导、参访课程推广生命教育观念,这些努力有回报,曾有上过课的孩童带着父母送来一只险被吃下肚的穿山甲。

急救站野生动物保育员张雅林说,透过多样化野生动物教育课程与活动,搭配伤癒后无法野放的动物教育大使,使参与民众近距离观察野生动物,体验动物遭遇困境,并进行野生动物救伤、防疫、保育宣导工作。

「野生动物急救站」脸书粉丝专页也常常分享案例,十分受网友欢迎,最经典贴文为去年4月搭上批踢踢实业坊(PTT)将美食沙威玛拟生物化热潮,以抢救沙威玛为例,宣导正确救治野生动物方式与流程,幽默文案发布一天就吸引2万多人次按讚。

「积极的生命教育是有回馈的。」詹芳泽回忆说。一名曾参加特生中心野生动物教育课程的孩童,某天可说是「押着父母送来一只穿山甲」,穿山甲无大碍,但可能差点被吃掉。他说,虽早期有「靠山吃山」观念,但随着时空改变,这种亲子共同做保育,就是彼此间最好身教及野生动物保育教育,「最美风景就是如此」。

经费人力皆吃紧,群众募资续营运

《农传媒》报导,民国106年度林务局在「野生物保育」计画中分配到6千多万元,与11年前相较,民国95年预算为2亿8千万元,整整少了2亿多元,因经费捉襟见肘,使人力与资源也呈吃紧状态,林务局计画所能聘请的专职人员数量有限,常需仰赖约聘人员及临时工协助。

林务局一年给急救站的计画预算约为300多万元,近年预算愈来愈少,但收容、救伤的动物愈来愈多,支出也增加,单靠林务局的补助完全不够,只能靠其他经费来源。

《群募观点》报导,近年来,随着大众保育意识明显提升,被送往急救站收容、救伤的动物越来越多,人员工作量变得更为庞大,但野生动物保育相关经费却不增反减,从原本的360多万到2015年时只剩下230多万,经统计,平均每只动物的医疗救治费用为 32,283 元,又野生动物治疗、训练到野放的过程相当漫长,若以坊间动物医院收费标準计算,光是医疗耗材与相关设备使用,就佔了整体经费的9成,急救站因此陷入经营难关。

去年急救站也在群众募资网站上开启募资专案,盼透过群众力量募集五十万经费填补缺口,后来顺利募得160万元。

「捕蜂抓蛇」该由谁来处理?野生动物通报处置总体检相爱容易相处难,饲养「野生动物」前先想清楚这五件事人兽冲突不仅在山区,台北人更要学习与野生动物和平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