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分手潮,是真的吗?

我记得我人生第一次的分手,是发生在升大学的夏天,一个水瓶座的女孩。阳光四溢的海岸,拖着长长影子的夕阳沙滩,我们各自轻狂,却最终走向不同的地方。

那年我们在补习班刚好坐前后排,因为较量数学模拟考的成绩而认识,打赌下次考差的那一个要请对方吃巧克力,一直到联考之前我从来没赢过——于是我一连买了十二次巧克力(真后悔那时候没有看 #超展开数学恋爱)。

在内湖的阳光街跟她告白的那天,我紧张到尿都要喷出来了(后来读到所谓的「把妹书籍」才知道表白并不是一定要做的事),她说,「想一想之后再回覆你。」那几天我都彻夜难眠,只好一直在打仙剑奇侠传2。

后来她打电话来,说「在一起好像也没什幺不好。」我兴奋得快要死掉,就这样糊里糊涂在一起了。人家说水瓶座难以捉摸,于是我还真的去图书馆找了星座的书,其中一本里面的描述让我印象深刻「水瓶座并不是忽冷忽热,而是只对他们有兴趣的事情,会投入时间。当你不再有趣,他们可能就会离你而去。」当然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文字有失偏颇(Hot dog 中国有嘻哈语气),比起水瓶座,或许矛盾依恋更能够描述我所认识的她。

不过她真的是蛮特别的人,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她拿了一张拍立得给我,原来12支巧克力的包装纸,她都还留着。我记得那时候我还很蠢,自己亲手缝了一件衣服给她,然后她摊开笑着说:「这幺小件是要给狗穿的吗?」我实在是玻璃心碎满地。

分开的导火线,是因为某一次她打电话给我,我没接到。更明确的说是她打了一整天的电话给我,我都没看到(那时候我还在打电动,你看我多该死),最后她打了家里面的电才联络上我(打电动有赚有赔,开机前请先参阅公开说明书),然后她说:「我觉得很无聊,大家都问我为什幺不找你出去玩,可是我找你好久都找不到。」

「对不起,我没注意手机。不然我们现在出去玩啊?」我说,满满的愧疚⋯⋯。

「不用了⋯⋯」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删节号之后的话可能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而且现在你回应了,但我已经不是先前那个一直等他一直很需要的我,却已经来不及了。

开学之后不久,虽然我们在同一间学校,但因为大一的生活不同而渐渐疏远,于是我们在学校罗马广场前面的一张长椅上面分手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选择任何一个固定的地点分手,否则经过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惆怅的感觉)。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会跑到传播学院2楼,「她爱我她不爱我」般学藤井树捡地上的石头丢对面的电线桿,有几次还差点砸到在运动的阿婆。于是,属于我的数学和巧克力棒的初恋,只短暂的维持了两个月就结束了,勉强超过了国中生的平均值(张伊萍,2017),但却输了大部分的大学生很多很多(倪光夏,2012)。

夏天的尾巴真的比较容易分手吗?

有种乡野传说是:寒暑假是容易分手的时间,因为两个人毕业、年级转换之后见面的时间变少;另外一种说法是,开学刚好就是所谓的九月分手潮,一个夏天过去事过境迁,人事已非……不过,这样的说法靠谱吗?八、九月是不是真的比较容易分手?刚好有一张脸书调查可以在这里分享给大家,这是一年当中不同时间点的分手高峰(当然也跟收集到的样本有关,看图片的分手起伏是大学生居多)*,寒假前与情人节后都是很经典的危险期,相较而言,九月开学并没有真的比较高。

九月分手潮,是真的吗?

不过,如果你认真回头去看我的故事,就会发现,除了时间之外,还有很多重要的因素。例如当时的我回应性很低(Reis、Gable,2015),不能适时地陪伴她、她的那句「好像在一起没什幺不好的」,或许也表示她并没有那幺爱我……。

预测分手的字词

那幺,有没有什幺样的方法可以让你「预测」两人未来的关係状况呢?有一个还蛮有趣的研究分享给大家,Lee、Rogge与Reis (2010)用内隐连结测验(implicit association task,IAT),萤幕上会出现他们伴侣的名字,和一些正向(例如平静)或负向字词(例如灾难),结果发现当你把伴侣的名字和负向连结的速度越快、和正向字词连结的速度越慢,两人在未来的一年内越容易分手。

换句话说,当你越容易把对方和正向的东西联想在一起,那表示你们的关係可能比较好,而当你想到他,脑袋里面都是负面的东西的时候,或许两个人感情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当然,在家里可能没有办法自己操作这实验,不过可以做一个接近这个实验的练习:

拿出一张纸,尽可能在10分钟之内列出所有你的伴侣的特点、想到他你可能会想到的事情,然后再花5分钟,把正面的东西与负面的东西分别用不同颜色圈起来,计算它们的比例。或许你就可以知道,你脑袋里面的他,究竟是正面的比较多,还是负面的比较多。

多年以后,再回头看看这段初恋的故事,会发现,或许早在暑假的某个时刻,我们两个人已经走向不同的平行时空,而开学在长椅上面的分手,只是一种顺着剧情推演的结局。也或许,最终决定我们能不能够继续在一起的并不是季节的更迭,而是在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是否能够继续拥有对方的季节。

海苔熊

延伸阅读
* Summer Lovin' or Summer Leavin'? Two Ways to Predict Break-up

 Lee, S.、Rogge, R. D.、Reis, H. T. (2010)。 Assessing the Seeds of Relationship Decay: Using Implicit Evaluations to Detect the Early Stages of Disillusionment。Psychological Science, 21(6),页 857-864。 doi: 10.1177/0956797610371342

Reis, H. T.、Gable, S. L. (2015)。 Responsiveness。Current Opinion in Psychology, 1,页 67-71。

倪光夏 (2012)。 Z世代初恋档案。张老师月刊, 九月号。

张伊萍(2017)。国中生自我价值、爱情关係冲突因应 与爱情关係成长之关联。辅仁大学儿童与家庭学系,台湾。

九月分手潮,是真的吗?

露腿的季节又来了!夏日6招「零死角」美腿养成术

筋肉妈妈 / 夏日就要秀翘臀!屁股笑起来的第一步 先让屁屁痠到爆炸

真的好糗!要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出现这些夏日尴尬时刻怎幺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