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挪亚方舟的启示

圣经故事

挪亚方舟的故事记载于《创世记》第6章到第9章。创造世界万物的耶和华上帝见到地上充满败坏和不法的邪恶行为,欲藉由洪水消灭恶人。但那时人类之中有一位叫做挪亚的义人,于是耶和华指示挪亚建造一艘方舟,并带着他的妻子、儿子(闪、含与雅弗)与媳妇。同时神也指示挪亚将牲畜与鸟类等动物带上方舟,且必须包括雌性与雄性。

 

当方舟建造完成时,大洪水也开始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洪水淹没了最高的山,在陆地上的生物全部死亡,只有挪亚一家人与方舟中的生命得以存活。过了150天之后,洪水开始消退。随后挪亚陆续放出乌鸦、鸽子看看水从地上退了没有?挪亚最后一次放出鸽子,这次牠不再回方舟,地上的水都乾了,于是挪亚一家人与各种动物便走出方舟。

 

离开方舟之后,天空出现一道彩虹作为上帝立约的记号,在《创世记》中,上帝说:「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我便纪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再不氾滥、毁坏一切有血肉的物了」。

 

关于电影

由《黑天鹅》导演戴伦艾洛诺夫斯基以38亿台币预算拍摄的电影《挪亚方舟》,即将于4月4日在台上映。该电影取材自圣经故事。片中的挪亚热爱地球与地球上的生物们,却因为人类对待地球的方式而感到失望。每晚,挪亚都会被无尽洪水吞噬地球的噩梦所困扰。渐渐地他相信是造物主给他的暗示讯息,上帝要惩罚人类,不留任何生命。但是祂给了挪亚最后的机会保存地球上的生命…。

 

本片由好莱坞巨星金奖影帝罗素克洛扮演挪亚,其他参与的知名演员还有金奖影后珍妮佛康娜莉、金奖影帝安东尼霍普金斯、《哈利波特》系列的艾玛华森等。

 

因爱纠结的上帝

洪水,作为大审判的形式,无疑成为多数人对挪亚方舟的诠释记忆。似乎这一位无奈且对于人类罪恶不知如何是好的上帝,被迫使用了终极残忍的洪水将有罪的人类全部灭绝,仅仅留下义人的家庭─挪亚。这样的上帝形象绝非全能,更非全善?因为祂看似没有能力解决祂自己创造出来的问题─人类。

 

洪水起因于:上帝的「歎息」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世记六章5~6节)对洪水事件中上帝暴怒形象的误读,长期以来都发生在对「后悔」一词的过度专注与诠释上。事实上,这个词的翻译需要藉助文脉的理路来理解会更精确。首先,映入上帝眼帘的是人类的罪恶,是原本有上帝形像的人类,竟然自我弃绝这个尊贵的形像,并且拒绝与上帝建立真实的关係;紧接着牵动上帝的情感不是「愤怒」,而是「后悔」。经文为了更加清楚呈现上帝对人类强烈的情感﹣「后悔」,进一步形容上帝「心中忧伤」。

 

在此,我们需要从「上帝的忧伤」返身回去认识「上帝的后悔」。按照这个文脉的逻辑,后悔所表述的绝非一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懊悔,一种无法测透人类在时间中堕落的后知后觉,而是一种极为深刻因爱而牵动的情感;若是将「后悔」理解成「歎息」,将更清楚描绘出上帝内在对人类的爱。若是我们将上帝的「歎息/后悔」作为方舟事件的出发点,整个故事的核心主轴将不会落在上帝的愤怒、审判之上,而是那如洪水般浩瀚、奔腾的父亲之爱。

 

方舟反映了:上帝的「恩典」

洪水事件中另一个对上帝本性是残忍的指控,主要来自于那被洪水毁灭的受造物,不论是人类或是其他的生物皆然。就洪水的过程来看,我们的的确确看见了大地尽灭没在洪水之中,但是正是在洪水的前后,我们看见了挪亚一家作为被保存的对象,以及上帝託付给挪亚要按照性别保存所有生物的命令。为何上帝仅仅保存挪亚一家?难道是因为「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创世记六章9节)若是如此,基督教的上帝也是一个善行主义者,与一切看外表行为的宗教原则一致。事实上,上文第一次提及挪亚时,已经清楚陈明这个人命运不同于其他人的根本原因「惟有挪亚在耶和华眼前蒙恩」(创世记六章8节)。

 

正是因为上帝主动的爱与怜悯临到挪亚,挪亚才在领受上帝恩典的前提上得到拣选。也正是上帝对受造物的爱与怜悯,上帝才命令挪亚保存各样的活物。因此,将洪水视为残忍的象徵,是刻意忽略了上帝拣选的恩典;将洪水视为灭绝的象徵,也是刻意忽略了保全生命的启示。严谨地说,真正的灭绝必须是彻底的、毫不保留的。因为保存了挪亚一家生命的结果,世界有全然更新、人类尽都向善吗?不,没有。这并非洪水意义的失效,而是上帝对人类深刻之爱的纠结。

 

彩虹见证了:上帝的「守约」

在创世记的大洪水之后,人类便不再遇见这样全球性毁灭的大灾难,然而,却留下了全人类历世历代共同的见证「彩虹」。若不是「彩虹」,我们将失去对洪水事件合宜的理解。因为洪水事件的焦点,并不在毁灭了多少的生物,当然也不是洪水毁灭的範围。如果说「歎息」是洪水事件最初的情感象徵,那幺「彩虹」则是洪水事件最后的情感象徵。当上帝告诉挪亚,彩虹作为与他并全地的活物所立的永约时,我们知道这个终止大水毁灭的约定,却是上帝永远忧伤的开始。

 

每一次大雨过后的阳光,都重新再现了上帝对人类所许下永不改变的承诺。若不是爱,不会有承诺,若不是愿意承担受苦的爱,更不会有永不改变的承诺。洪水并没有将人类的罪恶洗除,因为今天的我们依然活在自我中心的生活之中。因为洪水的焦点不是上帝的愤怒,而是祂无条件的爱与怜悯。若不是上帝在洪水前的歎息,我们实在不容易明白何以发生如此滂沱奔腾的大水;若不是上帝在洪水后的彩虹,我们也实在无法体会那坚定陪伴罪人的承诺。

 

洪水,作为神拯救的形式,需要重新回到天父忧伤的脉络中才得以明白。正是出于爱,上帝纠结地使用了洪水作为管教的形式;正是出于爱,上帝怜悯地拣选了不完全的挪亚。这样的上帝形象绝对全能,因为祂掌管宇宙万物、调动雨水阳光;这样的上帝形象绝对全善,因为祂用必然持续忧伤的爱,面对人类在子嗣繁衍中所传递的罪性。儘管如此,美丽的彩虹向人类见证了一位因爱而永远纠结的上帝。

 

电影导读

4月份上映的《挪亚方舟》,绝对是一部深化基督信仰的冲撞之作。这样一部典型的神学影像化鉅作,在一般人眼中,可能是「大卡司、3D效果」,以及部分基督徒批评「与圣经不符」的理解层次。但戴伦艾洛诺夫斯基执导的企图不在于满足被好莱坞养坏的重口味,而是一篇严肃的创世记神义论,其深刻与精彩的程度远超过《受难记》沿着时间逻辑与情感记忆的堆叠。

这部电影非常值得被严肃地检视。每一个看似「误读/扭曲」的冲撞,其实都作为「重新诠释」的叙事策略,这个诠释就全片的脉络而言,根本不是颠覆基督信仰,而是诚挚地以影像/戏剧的形式作为当代神义论的书写形式。~庄信德(磐顶教会主任牧师)

 

———–

四千三百多年前,万恶不赦的人类,因天谴遭受洪水毁灭。当时的挪亚是世上唯一蒙恩的义人,不仅负起保护万物的使命,还让人的后代得以繁衍。

最近由戴伦艾洛诺夫斯基编导的电影《挪亚方舟》,正是以圣经记载为基底,重新诠释挪亚方舟故事预表的毁灭与救赎,惩罚与怜悯。片中以人性的角度深掘挪亚临危授命,内心的冲突与挣扎,并注入现代环保、战争、夫妻、亲子的议题,让人不再受限于圣经四章简短篇幅的平铺直述,而能跳脱时空,以更符合历史内涵的广度与更具前瞻的宽度,让人从崭新的观点深思它对现代人的警示与意义。虽然独树一格的诠释,与圣经的记载有所出入,但若从人性、文化、社会的角度,现代版的《挪亚方舟》将带给观众更多新的反思与启示。~胡慧馨(前台北基督学院大传系主任)

 

论坛福音月刊免费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