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神圣的吉祥物:古都奈良与鹿温柔共处的千年习题

到奈良旅行,几乎每个人都会做的事,就是到奈良公园去餵鹿了。鹿儿们不怕生、不怕人,大剌剌地逛大街、累了就坐在路边晒太阳的悠闲LifeStyle,成为奈良这座典雅悠然的古都中最恰到好处的可爱风景。想想,奈良和鹿已经相处了千年,简直比任何结婚誓言都还要彻底实现「共许一生」的关係,到底是怎幺维持的呢?

不只是神圣的吉祥物:古都奈良与鹿温柔共处的千年习题

相传在西元710年时,日本皇都迁至奈良,当时藤原氏守护神「武瓮槌命」便骑着白鹿而来,迁移至现在的春日大社,自此鹿也被赋予了「神的使者」之身份,于奈良公园定居下来,代代繁衍至今。传说中,有一些后脚有白毛的鹿,就是神之使者的后代,若想寻找他们的蹤迹,可能就得靠机缘了呢,但即使没有「白毛」加身,鹿儿们仍旧受到广大的喜爱。

不只是神圣的吉祥物:古都奈良与鹿温柔共处的千年习题

而据2017年财团法人奈良鹿爱护会的调查显示,目前在奈良公园里约有1,498头(其中包含在鹿苑中收容的受伤、较虚弱的鹿272头),要说独霸一方,倒也实至名归。在奈良公园里生活的鹿,皆为野生,青草、芒草等植物是牠们的主食,小摊贩贩售的「鹿仙贝」则是牠们喜欢的点心,主要是用小麦粉和米糠製成,所以当你埋怨着小鹿们的眼神太锐利、抢食举止太激动,倒也不能怪牠们,毕竟你手上拿着的,可是牠们心目中美味的「洋芋片或可乐果」。

不只是神圣的吉祥物:古都奈良与鹿温柔共处的千年习题

这些鹿儿们专属的零食「鹿仙贝」,其实是稍早提到的奈良鹿爱护会的注册商品,就连奈良公园中摆设的自动贩卖机,也标明收益的一部份会作为保护鹿的相关经费,最直接的还能直接捐款给该团体或缴费加入爱护会会员,会员能不定期参加关于鹿的活动,像是刚出生没多久的「鹿宝宝见面会」,或为防止鹿角过长伤人和保护树木为目的的「锯鹿角大会」,还能获得「鹿角」抽奖大会的抽奖资格。与鹿紧密连结的生活风景与民间团体的积极保护,时常举办亲近活动让市民可以和鹿儿培养感情,加上随处可见的「鹿」标警示,官民并进、传说加持的情况下,奈良成为鹿的自由国度。

然而,最近和鹿有关的新闻却不少。今年6月13日,有一只4岁的小母鹿颈部被人用包裹在纸张里的铅笔芯刻意刺伤,小鹿虽然经过治疗后已无大碍,又放回公园里生活,但到底为何会遭到攻击?目前警方仍以违反文化财保护法为由,持续搜查中。而关注森林与自然议题的自由记者田中淳夫,则日前提出一个「奈良鹿营养不良」的隐忧。

不只是神圣的吉祥物:古都奈良与鹿温柔共处的千年习题

奈良公园的鹿虽说是「野生」,但许多成年公鹿大多为30公斤,明显比野生鹿的平均50公斤要差得多,奈良公园草坪所提供的青草「主食」,大约可供780头左右的鹿只实用,但在这片土地生活的鹿却超过上千只,加上旅人们总是给予牠们鹿仙贝,让牠们有「进食」却又没能确实吸收到养分,形成「慢性饥饿」的状态,甚至造成了鹿因为饥饿而攻击农家的情形发生。但这项议题又非单纯增加草坪就能解决,因为突然增加食物又会造成大量繁衍,最后还是会回到食量不足的老路上,这样的恶性循环至今仍在寻找解方。

鹿的粮食问题还有待解决,但走过千年,人与鹿的关係本来就是不断地磨合,寻找平衡。过去十年,奈良公园境内平均每年都有大约64头鹿是发生交通事故而死亡,而根据国土交通省统计,电车与鹿等野生动物碰撞后,造成超过延迟30分钟以上的案例,在2016年时达到纪录中最高的613件。

不只是神圣的吉祥物:古都奈良与鹿温柔共处的千年习题

过去,铁路公司多以设置绳索、红色LED灯或者是涂上野兽粪尿,以驱赶鹿只,但效果始终不彰。而旗下有许多行经山林路线的「大苦主」近畿日本铁道,便决定用人鹿共生的角度去思考,开发了「防止『鹿』进」(シカ踏切)装置,并非全面杜绝鹿靠近,而是在列车运行期间,发出鹿讨厌的超音波以防止进入,运行时间以外就关掉,让鹿儿们依旧可以在安全时间内,自由地行走,最低程度地「控管」鹿的生活範围。

和所有的亲友恋人一样,奈良与鹿在漫长岁月里彼此共处,不尽然全是顺遂好事,无论是刺伤事件或粮食问题,都还有待解决,但喜爱、温暖的情意只要不减,相信这座古都必然能找出正确之路,和鹿一块优雅地走下去吧。

不只是神圣的吉祥物:古都奈良与鹿温柔共处的千年习题